白伶

我有一只填坑兽,我从来也不喂~
我有一群挖坑兽,挖挖挖挖挖~

【忍迹】【架空】王妃嫁到 第二十六章

已含CP:OA、TF、日向、慈丸、白谦、82,介意者慎入~


第二十六章 鸡同鸭讲


“你的错。”

被关了一个闭门羹的忍芥二人同时看向对方指责道。

哼了一声,芥川再次不依不饶的向忍足询问起了有关丸井的下落。忍足被烦了个不行,干脆随便说了个山名,由着芥川去碰运气。

等到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芥川,忍足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还是好脾气的先上前敲了迹部的房门。

“迹部啊,我能进去吗?”

虽然说区区的一扇木门根本就拦不住忍足,更别提迹部只是关上了门,又没有上闩。但有的时候,越是这样大大方方的拒绝,才越是让人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“你今早的脉象我还没把过,还有,你是准备吃什么啊,怎么也得...

2018-08-08

【我为歌狂】叮叮咚咚 第十四章

第十四章 婆婆


“我也不忍心破坏你的女神形象。”拉着朱丽丽的手站起身来,丛容从包里掏出纸巾和镜子递过去,“不过你整个包都没拿,难道自己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?”

“我也不想啊。昨晚在公司配图、赶稿,弄到半夜才完事,等回到家洗个澡再睡觉的时候,天都快亮了。唉……本还打算今天能好好安稳的睡一觉,没想到早晨还不到八点的时候,一个电话打来说那条消息不能放了,害我又回公司。”

一边修整着自己的妆容,朱丽丽一边无奈的答道。

“我觉得记者真不是人干的活。透支生命去挖的新闻,说不行就不行,连个理由都没有。每天下班都觉得自己不是走回家,而是飘回来的……再这样下去,我就快早衰了!”

“也真难得

2018-08-05

【我为歌狂】叮叮咚咚 第十三章

第十三章 改变


听到自己名字的丛容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,不想对面的女人看了看,却先放开了手,“不好意思,是我认错人了。”

女子说着就转身走开,有些摇晃的步伐仿佛随时都会摔倒。走了两步,弯下腰,手指轻挑,勾起了两支高跟鞋,依旧是背对丛容,随口问着,“你现在住在这里?之前好像没有见过你啊,是丛家的亲戚吗?”

 “额……那个,我就是丛容。”

正在起身的女子听了丛容的话动作突然顿了一下,隔了一两秒钟才回过了头,尚未站直的身体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态势,就好像初学者的随意堆砌的石膏像,脸上的表情因为垂下的头发而看不真切。

“丛容?”

重复着这个名字,女子似乎还是不敢相信般,几...

2018-08-05

【我为歌狂】叮叮咚咚 第十二章

第十二章 楼道


回家的第一晚,丛容睡得并不好。

常年没有人住过的屋子满是霉味,到处都是空荡荡的。

揭去覆在家具上的白布,一时间扬起的灰尘与怪异的气味让从容几乎想要夺门而出,无力与悲凉的情绪越发突显。

摇摇头,打消掉去住旅馆的念头。丛容一边将屋里所有的窗户打开换气,一边简单的梳理了一下自己落满灰尘的头发,拿上钱包出门。买了必要的生活用品与一系列的床单被褥,等丛容再回来的时候,屋里的味道已经不再那么难以忍受。

折腾了不知道多久,才把自己原先的小屋收拾得勉强可以住人。丛容原以为劳累了一天,自己会倒头就睡。可谁知躺在曾经的小床上,熟悉的睡意并没有来眷顾她,丛容愣愣的睁眼看着天花...

2018-08-05

【忍迹】【架空】王妃嫁到 第二十五章

已含CP:OA、TF、日向、慈丸、白谦、82,介意者慎入~


第二十五章 医嘱是个什么东西


什么叫翻脸不认人?看看迹部大爷就知道了。

忍足守了迹部一整夜,直等到公鸡打鸣,这位大爷的热度才算退了下来。忍足长舒一口气,直觉得陪着迹部的这一晚,真比连着炼上几天几夜的药还要累人。

这下一放松,铺天盖地的疲惫让他也跟着有些眼皮打架。知道迹部这人挑剔,忍足也没上床,不过就坐在了迹部床边的脚踏上,准备眯一小会儿,等解解乏,就起来给迹部写方子。

但人这一闭眼,哪还有什么说得准的。更何况忍足从前几日便一直没有睡过,昨晚上更是劳心劳力,眼下这一睡,直睡到迹部醒来,他都依然还在梦乡之中。...

2018-06-30

【忍迹】【架空】王妃嫁到 第二十四章

已含CP:OA、TF、日向、慈丸、白谦、82,介意者慎入~


第二十四章 生病了


“迹部,你这样不行啊。”收回手,芥川担忧的坐在床边。

白净的脸上浮现着病态的红晕,一向神采飞扬的眼睛也没精打采的垂了下来,窝在被子里的迹部此时看起来就好像整个人都小了一圈似的。

“咳咳,本大爷,咳咳咳,没事。”说两句就是一阵咳嗽的迹部还是坚持道:“不过是有点风寒,咳咳,又还没有发热,你、你别大惊小怪的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芥川欲言又止的看着迹部,最终还是败在了他坚持的目光下,身子往后一倚,抱怨道:“真是的,那个蓝毛狼什么时候出门不好,偏偏选了这个时候,果然是个不可靠的家伙。”

现今他们已...

2018-06-16

【我为歌狂】叮叮咚咚 第十一章

第十一章 熟悉陌生


从首尔飞往上海的航班时间短到让人来不及后悔,一瞬间填满耳中的乡音带着无法驳斥的真实感。

“容容,我心跳得好快。”

Fiona下意识的抓着丛容的手臂,墨镜后的眼睛带着一点点激动,更带着一点点紧张的频频眨着。

丛容能理解Fiona的感受,因为她现在的心也是那样快的跳着。

“回家”这两个字的意义是没有离开过的人所不能体会的,就连久别的空气中都带着让人雀跃的味道。

“我现在简直恨不得赶快就去逛一个遍,去看看以前走过的那些地方,看看以前上学的学校,还有好多好多好多的地方想去。”Fiona雀跃得像一个小孩子。

“好了,好了,手里还拿着行李呢。Fiona你已经...

2018-06-05

【忍迹】【架空】王妃嫁到 第二十三章

已含CP:OA、TF、日向、慈丸、白谦、82,介意者慎入~


第二十三章 同行?不行!


“本大爷就没爱过你。”强制性的把芥川的手扒了下来,迹部率先往客栈内走去。

脸色阴转多云的忍足对丸井微微颔首,也提步跟了上去。

“迹……”

芥川正要再次扑上去,不过才开了口,就被丸井一把捏住了耳朵,恶狠狠道:“迹什么迹,你给我闭嘴。你以往愿意犯神经,我不管你,但你要是敢惹恼了那个穿蓝衣服的男人,本天才就直接让你再也开不了口,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,明白。”跳着脚的从丸井手下逃脱,芥川揉了揉自己已经变红的耳朵,委屈巴巴的看着丸井,道:“文太你别生气嘛,其实我最爱的还是你啦。你……哇啊,...

2018-06-03

【风豆】那怎么可能是爱情

虽然你可能看不出来这是风×云豆,但设定确实是这样的~

当个吐槽搞笑文来舒缓下心情就可以了~

云豆视角~


《那怎么可能是爱情》之《等》


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活了多久,也不记得自己原先的样子了,但怎么也不会是这样黄黄小小还带着翅膀的,毕竟把人变成鸟怎么也比让鸟智能化来得简单……吧?

算了,我到底在说什么笑话啊。

嗯,总而言之,我现在就是一只鸟,更确切点说,是一只巴兹鸟。

鸟生可真是无趣,而且格外的漫长。

差点忘了说,我不仅是从人变成了鸟,还成功的长生不老了。

很棒对不对!

真的是很棒……个屁啊。

一只鸟要什么鬼的长生不老啊,到底有什么用啊,是能祸国殃民,还...

2018-05-24

【忍迹】【架空】王妃嫁到 第二十二章

已含CP:OA、TF、日向、慈丸、白谦、82,介意者慎入~


第二十二章 我的药呢


“好晒。”

向天上瞥了一眼,迹部赶忙又低下头,手中的马鞭懒懒的垂着,整个人看起来都好像快要脱水了一样。

“一会儿到了下一个城镇,我们还是雇辆马车好了。”

打量着迹部的神色,忍足毫不怀疑要是让这个人真这么一路骑马去到冰帝山庄,他绝对会比那位体弱的冰帝庄主倒下的还快。

“不要。”

重新挺直了脊背,迹部坚持拒绝忍足的这个提议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绝对不要。”

迹部恨恨的摇着头。

都怪那个该死的忍足谦也,竟然说他大爷像个小姑娘似的成天养尊处优、十指不沾阳春水的,要不然他也不会放弃自己...

2018-05-22

【忍迹】所能给的

《无法做朋友》番外

扫雷:本文内含小软刀子,大概不甜蜜蜜的,踩雷别踩我~


迹部之前倒真没想过,幸村和真田这俩人,明明是他们六个人中最后在一起的一对,却最先见完了家长。不得不说真田的情商虽然跟木头似的,但行动力可还是一等一的。不过,这样一对比了下来,最早抱得美人归的手冢可就差劲多了。

‘恩……就是。’点点头,迹部打了一个酒嗝,心里想着:‘还好本大爷根本没打算要见家长什么的,不然,不然这还真算是被真田那家伙给比下去了。明明就是两个人的事,凭什么还要经过别人同意啊。’

越想,那不可一世的少爷劲儿就越犯了起来,迹部的脑袋仰得简直都快要掀过去了,脚下的步子也跟着越踩越夸张。要说起来,迹部一贯

2018-05-22

【雪名×木佐】【架空】与你为伴 番外

番外 找不到


“哈喽,大家好,我是薰子,又到了我们校园星访谈栏目时间了,今天我们很荣幸的请到了最新出炉的本年度‘校园人气榜’No.1,绘书系的雪名皇。好了,雪名,和大家打个招呼吧。”

“哈喽,大家好,我是雪名皇。”

“哇,雪名的人气果然不是吹的,坐在广播室里我都觉得听到了外面的尖叫声。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不了解,不如雪名来介绍下自己吧,越详细越好哦。”

“薰子好狡猾啊,明明之前对稿的时候都没有这一趴,突然这么正式的表情让我来自我介绍,好紧张呀。嗯……雪名皇,21岁,北海道札幌出身,东都艺术大学绘书系油画专业三年级。家人有……”

“喂喂喂,我说雪名,自我介绍不是要你按照资...

2018-05-08
1 / 10

© 白伶 | Powered by LOFTER